南山公墓的WIFI

防查水表

沐秋,生日快乐

已归期年,时念长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稻米缘分不浅,愿于长白相见。

愿信仰不朽,愿稻米不散。

愿雨落千载共白头,愿泱泱盗笔再十年。

现在是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零点,第十三年,我在。

【伞修】经年

01

    叶修抿了口咖啡,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涩的喉咙发紧。

    真的是,好久都没有尝过这样的味道了。

02

    以前他和苏沐秋经常熬夜,刷装备做代练抢BOSS忙得天昏地暗日夜颠倒,通宵也是常事。

    只是对游戏的热情有时也敌不过生理上汹涌而来的困意。

    叶修抽烟,点上叼嘴里猛吸一口,立刻又精神起来,简直像是红血时被刷了个完完整整的圣言回复,还触发了暴击效果的那种。

    呛人的烟雾弥漫在不大的屋子里,苏沐秋特嫌弃,偏偏对方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半眯着眼睛偷偷把烟气往这边吹。

    他就装作没发觉,再看准叶修把手伸向烟灰缸的一瞬间猛的拉开窗户,老化的滑轮发出刺耳的声响,下一秒风已灌了进来,裹了正磕着的烟灰扑在沉迷游戏的人脸上。

   眼见成功,早有准备的苏沐秋从床上斜着一滚绕过叶修蹿了出去,留下还没来得及取下耳机的叶修一句卧槽卡在嗓子里,却顾忌着隔壁熟睡的小姑娘没敢搞出什么大动静,只得一手揉着被灰迷了的眼睛一手比起中指,再暗自盘算着去了网吧该如何让苏沐秋咬牙切齿地在小本子上多添几笔败绩。

03

    那年冬天好像格外漫长而寒冷。

    叶修怕冷,整日把自己裹成一团抱着暖水袋缩在电脑前,露出来的地方还是冻的冰凉,一副出门就是要了命的样子。

    冬天天黑的早,苏沐橙从学校回家的路算不上近,虽说走过好几年了,苏沐秋还是会放心不下。

……
没码完……先放这儿……写了再补……趴会儿……

新年快乐!

晚安w


 
“是我欠你,十年荣耀。”

 
 
想伸出的手止于咫尺间
像无法呼吸相顾却无言
相片上你安然微笑的脸
一点一点重叠于眼前

我触碰不到你温热指尖
握不住手中点不燃的烟
肩上伞落脚边水花四溅
雨模糊视线

妈蛋这什么OOC的玩意儿……

【全职·索夜】余温

曲:【花冠】天野月
词:世析



【梦境的开始,异常安静,没有一丝杂音。

    我坐在钟楼顶层一张小圆桌旁边,索克萨尔坐在对面喝茶,银发蜿蜒在黑袍子上。

    这个空间像是旧照片中一般,只有灰白的配色。

    自我有印象起,他的第一句话便是,“您有没有见过一个人……”

    梦中的记忆在清醒之后渐渐朦胧,我记得他仔细的描述着夜雨声烦,深色的眼瞳中漾着温暖的笑意,却只能记起其中的几句话语。

    “来自东方的剑客,发丝浸染了阳光,瞳仁里藏着海洋…”

    “剑起退万军,剑落定天下,斩断一切来敌…”

    “他的剑锋上从未有鲜血停驻,他的存在胜过一切光芒,离去时却和到来一样无人觉察…”

    “荣光即存,便与星月同辉。”

    “如果以后您能遇见了他,请您告诉他……”

    我看得到他在说着什么,那一刻的声音却在凝固的空气中散失,未等我问起,他便站起身,望向窗外。

    “我的命脉这里,这片土地受我庇护,不为责任或是桎梏……”

    我顺着他的目光向外张望,天空中乌云堆叠,透不进一丝光芒,教堂的穹顶碎裂崩析,白砖堆砌的城墙上蔓延黑色的裂痕,目光所及,尽是战火焚烧过后的废墟,只有钟楼依旧完好。

    “我从未想过离开。”

    “只是……”

    他回头,笑容中也掺杂了几分不甚明晰的意味。

    “偶尔还会怀念,东域梅子酒的味道。” 】

冰原融尽化入海
霜雪入风溃散成雾霭
覆盖纷杂色彩
钟塔上空白
时间罔顾滞怠
停拥终年留存无用期待
颂歌斑驳成留白
神坛立柱上咒文断带
遗骸已满尘埃
背弃拥戴自分两派
血契铭文死生无碍

离别时无奈终结了时代
史实深谙难尽知意外
视线已灰白
梦魇午夜中难耐
凌碎画面入尘埃
破晓之时鬼域阻隔神采
余温铭心刻骨悲哀
残阵召示存在
六星光牢封锁的往昔对白
静默掩埋

【我拉开顶层的那道门,顺着旋梯向下走。

    我看到索克萨尔依旧站在窗前,门在他身后缓缓闭合,像是隔绝了一个世界。

    壁灯幽暗的火光摇曳着,不算明显影子在石阶上拉伸,甚至连自己走了多久也不得而知。

    步履间,踏过百年日升月沉。

    大门几乎是突兀的出现在眼前,我只愣住一瞬,便伸手推开。

    门外是相似的灰暗。

    钟塔上,秒针仍旧静止在离十二点差一秒的位置。

    余光中闪过一丝光芒,回头,一个人背靠着钟塔的墙壁,像是旅途归来,又像是等候已久,手中的剑闪着几手微不可见的光。

    他握着剑,一言不发。

    我却从他眼中,看到那片心驰神往的海。

    索克萨尔的话语穿过千百年月,终于清晰。】

审视分界承两脉
赞颂讥诮在一刻衰败
习惯无以缅怀
阴谋抹开 荣光万代
予以后世称颂题材

花于虚伪中盛开
曾由骨培栽
绽放时以血染成艳丽色彩
欺骗与偏执中将果实采摘
记载却罔顾了黑白

年少记忆未随时光腐坏
情绪流转重复到现在
将真实出卖
心甘情愿被收买
余温深刻于血脉
银光闪落无声斩开阻碍
混乱之雨冲刷尽阴霾
信任从未更改
一如既往身前守护的姿态
血色覆盖

平静假象遮掩覆盖
暗潮汹涌未止当代
罪孽恩德沉封拥戴
筹谋成败委于底牌
古籍中无载 由岁月剪裁
只言片语时光篡改
胜者肆意描白 再置身事外
终将迎接法度制裁

殿堂已不再神坛蒙尘埃
王城崩析迷雾下遮盖
承诺生死相待
绵长寂静置此地犹如天籁
无人离开

【我转身,穿过颓圮的王城,继续走向去往的方向。

    脚步声也被这空间吸收,静默的如同无人经过。

    忽然,咔的一声轻响在沉寂中被放大,连同齿轮咬合的声响趋于规律,秒针走过了它早该到达的位置,时间重新开始流动,钟声响彻。

    那一刻,天空中沉寂已久的乌云开始翻涌,大雨瞬间倾泻而下。

    雨水落在一望无际废墟上,黑色像是被冲刷而下的经年累积的尘埃,灰黑的轮廓逐渐显露出色彩。

    最后一声钟声敲响的一刹那,落雨骤然而止,乌云涌动着散开。

    余音凝止,久违的阳光驱散云层,在漫长光阴的尽头,重新照耀于这方地域,仿佛一切都明朗起来。

    我回头,看向钟塔的方向,它的轮廓在阳光中模糊不清。

    终于,视线被愈演愈烈的白光覆盖。 】

钟声响起撕开静默空白
刹那光阴翻覆过雾霭
雷鸣惊尘埃 知觉重归于骨骸
打破这无用黑白

是经年累月往复中挣开
落雨冲刷过枯朽百载
归来时云散开
阳光中余温弥散终结等待
重现色彩

  【“夜雨,我在等你。” 】

                        余温·END

   

    补充的设定大概就是,索克是这个国家这一代沟通神的人,夜雨是一个来自东方国家的剑客,跑到这儿浪,被索克捡到带回去养着了。

    后来国王挂了王室内乱谋权篡位,战争也爆发了,新的当权者不需要神,把索克扔在被攻打的王城,夜雨在独自迎敌的时候挂掉了,于是术士放大干掉了一大票人,用自己把王城封起来,等夜雨回来。

    然后他的魂儿就在最高的钟楼上等啊等啊

    而夜雨的魂儿回来之后就在楼下等啊等啊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然后我在母上“八点了还不起来周末而已就这么懒散可见你平时的学习有多积极连个闹钟都不定你就是这么抓紧的时间的”的爱的呼唤中睁开眼,看到了被开到最大档的灯

    ……日哦 】

    好不容易梦到少天,然而他一句话也不和我说orz

    “我可是令黄少都说不出什么的人!”
    “哦,不是很懂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也是很厉害了!”
    “mdzz”
 
 

【原创·叶黄】末笺

末笺

 
战戟断残旗风卷 血染焦土浓艳
枯草不知何眷 裂甲白骨无相掩
风起未灭硝烟 听闻鼓声震天
魂赴三途河边 验证末笺

何解 天命锁结 终掩抑悲切
所写 盛世湮灭 残念堆叠

城无夜 火光明灭血浸染青石长街
朝更迭 百年基业盛衰荣辱随幕谢
时不歇 转瞬一轮冬夏已掠
唯独未改城中日月
末节 伪装卸却

暮色深无人相协 杀机暗布四野
锋芒出鞘饮血 剑影中笑意轻蔑
鸿雁飞越山岳 故居树影摇曳
夜雨滴于桐叶 难逃尘劫

城无夜 火光明灭血浸染青石长街
朝更迭 王权几易干戈恩怨随幕谢
终有别 杂余付于离去前无言一瞥
自此剑锋所至 只余决绝

萤火斑驳如银屑 水色连天无竭
虚与委蛇览略 只道已假面难卸
人心叵测何解 仍将信念所挟
纵路险临渊穴 此心不懈

谁言 过往如烟
恍然 岁月成结
那年 雨落屋檐
不枉夙愿 不负誓约

窗外归来鸿雁 枝头融雪缱绻
几朝风云难辨 终惘此夕旧年
今夜孤月高悬 何方雨声蔓延
权责相立此生无再见

铁甲穿血染刃剑 硝烟埋葬执念
模糊断壁颓垣 唯残阳如血漫天
生死纠葛沉淀 宿命斑驳无言
抉择谜局相掩 却已得两全
终章末无需来世再见

少天生日快乐w

长白一往,心之所向。